欢迎来到什么棋牌游戏能赚钱!

真钱扎金花-如同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企图从西方(10)

时间:2015-10-21 14:48 作者:admin
第二,许老师一直说祖父在法治、宪法的研究上有一些独特的见解和想法,我也特别强调一下。看上去他所研究、实践的东西跟法学无关,但是实际上他在宪法

第二,许老师一直说祖父在法治、宪法的研究上有一些独特的见解和想法,我也特别强调一下。看上去他所研究、实践的东西跟法学无关,但是实际上他在宪法、法律和怎么作一个公民方面,有着清醒的认识。

我曾看到他的一篇文章提到他对五四运动的看法,五四运动后期,发生学生火烧赵家楼事件,政府抓了学生。他一方面觉得应该支持这样的爱国运动,同时也提到这些学生无论出发点是什么,还是犯法了。在法院判定某个人有罪之前他就是无辜的,你不能把自己的主张强加到别人身上,你更不能去打他,这一点他非常清楚。同时他也说,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是在各种革命的名义之下,以大的名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但是,即便是我们要争民主,或者是为了反抗西方列强,无论是在何种名义之下,也不可以侵犯人权。他在法律思想上是非常清楚的。那个时候在舆论上,多数学者要求政府尽快释放这些学生,以支持学生的爱国举动。但是祖父认为,我们不应该在爱国的名号之下,做自己任意想做的事情,这是不对的。他提到,我宁愿这些学生去自首,去蹲他的监牢,如果政府可以特赦当然更好,如果我是这些学生,我宁愿真的坐这个牢,因为我确实犯了错。

梁钦东: 1970年,祖父看到宪法里面提到关于未来的接班人的事情,对于把林彪作为接班人放到宪法里面,他有非常大的疑问,而且他的这个疑问是公开提出来。宪法应该是限制权力,在宪法中把接班人都指定出来,这完全违背了宪法精神。在那个年代敢于做这样的思考,并且公开提出来,说明他自己对宪法本质有非常清楚的认识。事实上,他对于宪法有关问题的思考一直没有中断,一直到1977年华国锋上台之后,依旧继续。后来他作为新宪法起草委员会的委员,开了很多次会,但是在那个时候,所谓的开会只是形式,他本人的意见也不见得能够真正得到发挥。这是第二个我想请大家注意的。

钦宁提到的不贪这个事情,我记得非常清楚。因为在八几年的时候,他岁数非常大了,大概是90岁以后了,在那个阶段我们几个孙子辈,包括儿子辈的,包括我父亲和伯父,基本会轮流陪伴他住,我们有各自的家庭,但是大家像值班一样每天都去陪他。有一次恰好是我去陪他住,他通常休息比较早,大概9点钟就休息了。我看书看到了两三点以后,第二天早晨他就跟我说,“人就是不要贪,即便是看书也不要贪”。按照我们一般的看法,小孩爱看书是好事,他愿意熬夜就熬夜。但是对他来说熬夜看书不是生命可持续的一种方式,可持续发展的生命方式是该休息要休息,该看书要看书,即便是看书也不要贪。这给我也是很大的启迪。 (责任编辑:什么棋牌游戏能赚钱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